正经点

退出

我的书架

    我的订阅

      快捷登录
      • 获取验证码

      登录即代表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

      密码注册/登录

      密码注册/登录

      登录即代表您同意用户协议隐私政策

      快捷登录

      登录

      忘记密码

      快捷登录

      注册

      请先进行智能验证

      • 获取验证码
      • 数字+字母

      忘记密码

      请先进行智能验证

      • 获取验证码
      • 数字+字母

      输入邀请码

      漫画作者 漫画作者
      铁和碎石

      铁和碎石 漫画作者

      10人订阅

      1篇鉴赏集

      白羊座

      精选 全部

      精选鉴赏

      人本身就是希望。

      人本身就是希望。——开司那是大学的最后一年,我记得刚看完赌博默示录,非常震撼,那会儿每天都还在回味里面精辟的台词。不久后,我就遇到了这个故事。也就是《绿洲》这篇小故事的原型。拥挤的绿皮硬座车厢上,我和以前回家路上一样,打算大部分时间都闷着头睡觉度过,就这样迷迷糊糊,睡到已经再也睡不着的时候,我非常不情愿的抬起了头,开始环视周围同样和我一样东倒西歪的乘客们,掏出了速写本准备寻找猎物。这时候一个老爷爷引起了我的注意,不仅因为他脸上丰富的褶子,更因为他正张着嘴,双手扶着前面的小桌板,等着旁边的老婆婆给他喂饭吃——好像一个不能自理的婴儿。仔细看他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绳子,吊着一个什么证件。我仔细看了一会儿,他皮肤蜡黄,目光呆滞,穿着灰色鸡心领冒险背心,里面一件白衬衫,头发眉毛也全白了,不剩几根,那一身灰白让我感觉他已经行将就木。而旁边的老婆婆年纪也不小了,她小心翼翼的不断调整自己身体的角度,而不碰到旁边的人,她穿着深紫色棉袄,有一点点微胖,个子比老爷爷矮一头,她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塑料饭盒,用勺子挑选里面的菜递到老爷爷嘴边。她的表情耐人寻味,皱着眉头却透着一股慈祥。饭没吃两口,老爷爷突然要站起来,老婆婆也马上跟着站起来,然后捏着他的手,和他好像说了什么。他挪出步子,颤颤巍巍的走向10米外的车厢接头处,老婆婆一直站着盯着他,直到他进了厕所,老婆婆才坐下。坐下不到1分钟,开始有人站起来取行李箱,我才注意到列车已经在减速,原来马上要进站了。人接二连三的起来,开始堵向门口,我从站起来的人的缝隙中,看到老婆婆有神色有点慌张。车停了。人蜂拥而出,列车员维持秩序的喇叭声淹没在一片嘈杂中。老婆婆一直站着。就1分钟的功夫,人下完了,上车的人又开始涌上来。老爷爷还没回来。老婆婆等不及了,她趁着间隙赶紧挪出来,快步走到厕所外面去敲门,没有回音。她抓住了列车员,和他在说什么,我挪不出去,只能远远看着。列车员扶着老婆婆挤回到座位,示意她坐进去,她表情很复杂,满脸堆笑却似乎马上要哭出来。列车员让外侧的人站起来,把老婆婆安置在座位上,转身回去了。老婆婆眉头紧锁。又两分钟过去了,三分钟了,车门关闭,车启动了。老婆婆用一个奇怪的高度半蹲站着,几乎僵直了,直勾勾的盯着列车员离开的那个车厢口。列车员回来了,身后没有人。老婆婆马上哭了——我第一次见到老年人哭。我也特别紧张了,开始猜想,老爷爷真的下错车了吗?他那个样子能正常和人说话吗?他胸口的证件还在吗?正在这时候,另外两个列车员领着老爷爷出现了。老婆婆一看,哭得更厉害了,但同时笑容却重新回到了脸上,她一手抓住老爷爷的手,一手抓着乘务员,像哀求一般地道谢。老爷爷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还是一脸呆滞。不消一会儿,他们又像之前一样,安稳的坐下了,老婆婆继续端着饭盒喂饭,她的表情依然眉头紧锁却满脸堆笑。不知道是不是眼泪的原因——我分明看到她眼里在发光。我呆了很久,才回过神来,在本子上简单的记下了这个不起眼的故事。

      绿洲

      0 3
      微信扫码

      最近鉴赏

      人本身就是希望。

      人本身就是希望。——开司那是大学的最后一年,我记得刚看完赌博默示录,非常震撼,那会儿每天都还在回味里面精辟的台词。不久后,我就遇到了这个故事。也就是《绿洲》这篇小故事的原型。拥挤的绿皮硬座车厢上,我和以前回家路上一样,打算大部分时间都闷着头睡觉度过,就这样迷迷糊糊,睡到已经再也睡不着的时候,我非常不情愿的抬起了头,开始环视周围同样和我一样东倒西歪的乘客们,掏出了速写本准备寻找猎物。这时候一个老爷爷引起了我的注意,不仅因为他脸上丰富的褶子,更因为他正张着嘴,双手扶着前面的小桌板,等着旁边的老婆婆给他喂饭吃——好像一个不能自理的婴儿。仔细看他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绳子,吊着一个什么证件。我仔细看了一会儿,他皮肤蜡黄,目光呆滞,穿着灰色鸡心领冒险背心,里面一件白衬衫,头发眉毛也全白了,不剩几根,那一身灰白让我感觉他已经行将就木。而旁边的老婆婆年纪也不小了,她小心翼翼的不断调整自己身体的角度,而不碰到旁边的人,她穿着深紫色棉袄,有一点点微胖,个子比老爷爷矮一头,她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塑料饭盒,用勺子挑选里面的菜递到老爷爷嘴边。她的表情耐人寻味,皱着眉头却透着一股慈祥。饭没吃两口,老爷爷突然要站起来,老婆婆也马上跟着站起来,然后捏着他的手,和他好像说了什么。他挪出步子,颤颤巍巍的走向10米外的车厢接头处,老婆婆一直站着盯着他,直到他进了厕所,老婆婆才坐下。坐下不到1分钟,开始有人站起来取行李箱,我才注意到列车已经在减速,原来马上要进站了。人接二连三的起来,开始堵向门口,我从站起来的人的缝隙中,看到老婆婆有神色有点慌张。车停了。人蜂拥而出,列车员维持秩序的喇叭声淹没在一片嘈杂中。老婆婆一直站着。就1分钟的功夫,人下完了,上车的人又开始涌上来。老爷爷还没回来。老婆婆等不及了,她趁着间隙赶紧挪出来,快步走到厕所外面去敲门,没有回音。她抓住了列车员,和他在说什么,我挪不出去,只能远远看着。列车员扶着老婆婆挤回到座位,示意她坐进去,她表情很复杂,满脸堆笑却似乎马上要哭出来。列车员让外侧的人站起来,把老婆婆安置在座位上,转身回去了。老婆婆眉头紧锁。又两分钟过去了,三分钟了,车门关闭,车启动了。老婆婆用一个奇怪的高度半蹲站着,几乎僵直了,直勾勾的盯着列车员离开的那个车厢口。列车员回来了,身后没有人。老婆婆马上哭了——我第一次见到老年人哭。我也特别紧张了,开始猜想,老爷爷真的下错车了吗?他那个样子能正常和人说话吗?他胸口的证件还在吗?正在这时候,另外两个列车员领着老爷爷出现了。老婆婆一看,哭得更厉害了,但同时笑容却重新回到了脸上,她一手抓住老爷爷的手,一手抓着乘务员,像哀求一般地道谢。老爷爷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还是一脸呆滞。不消一会儿,他们又像之前一样,安稳的坐下了,老婆婆继续端着饭盒喂饭,她的表情依然眉头紧锁却满脸堆笑。不知道是不是眼泪的原因——我分明看到她眼里在发光。我呆了很久,才回过神来,在本子上简单的记下了这个不起眼的故事。

      绿洲

      0 3
      微信扫码

      全部鉴赏

      上滑加载更多